•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知识园地

第2章 第一课:富人不为钱工作【一】

时间:2018-06-09 18:43:24   作者:罗伯特·清崎(美)   来源:《富爸爸,穷爸爸》   阅读:200   评论:0
内容摘要: 怎样才能变得富有?  “爸,你能告诉我怎样才能变得富有吗?”爸爸放下手中的晚报,问:“你为什么想变得富有呢,儿子?”“因为这个周末基米的妈妈会开一辆新的卡迪拉克带基米去海滨别墅度周末。基米还说要带三个朋友去,但我和迈克没有被邀请,他们说我们不被邀请是因为我......

第2章_第一课:富人不为钱工作【一】




     怎样才能变得富有? 
  “爸,你能告诉我怎样才能变得富有吗?”爸爸放下手中的晚报,问:“你为什么想变得富有呢,儿子?”“因为这个周末基米的妈妈会开一辆新的卡迪拉克带基米去海滨别墅度周末。基米还说要带三个朋友去,但我和迈克没有被邀请,他们说我们不被邀请是因为我们是穷孩子。” 
  “他们真这么说了吗?”爸爸不相信地问。 
  “是啊,他们说了!”我带着一种受到伤害的声调答道。 
  爸爸沉默地摇了摇头,把他的眼镜往鼻梁上推了推,然后又去读报纸了。我站在那儿期待着答案…… 
  那年是1956年,我9岁。由于命运的安排,我进了一所公立学校,许多富人把他们的孩子也送到那所学校。我们镇基本上是个糖料种植场,种植场的经理和其他富裕的人,比如医生、商人、银行家都把孩子送进了这所学校,一到六年级都有。六年级之后他们的孩子通常会被送进私立学校。因为我家就在这个街区,所以我也进了这所学校。如果我家住在街的另一边,或许我会去另外一所学校,和那些家庭背景与我差不多的孩子们在一起了。 
  并且六年级之后,我会和那些孩子一道去上公立的中学和高中,因为没有为我们这类孩子设立的私立中学。 
  爸爸终于放下了报纸,我敢说他刚才一定是在思考我的话。 
  “哦,儿子,”他慢慢地开口了,“如果你想变得富有,你就必须学会挣钱。” 
  “那么怎么挣钱呢?”我问“用你的头脑,儿子。”他说着,并微笑了一下,这种微笑意味着“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全部”,或者“我不知道答案,别为难我了”。 

  建立合伙关系 

  第二天一早,我就把爸爸的话告诉了我最好的朋友迈克。迈克和我可以说是学校里仅有的两个穷孩子。他和我一样由于命运的捉弄而进了这所学校。其实我们俩的家里并不是真的很穷,但我们感觉我们很穷,因为其他的男孩都有新棒球手套、新自行车,他们的东西都是新的。 
  妈妈和爸爸也为我们提供了基本生活品,像吃的、戴的、穿的,什么都不缺,但也仅此而已。我爸爸常说:“想要什么东西,自己挣钱买。”我们想要东西,但的确没有什么工作可以提供给像我们这样大的9岁男孩。 
  “我们该怎么挣钱呢?”迈克问。“我不知道,”我说,“你想做我的合伙人吗?” 
  于是,就在那个星期六的早晨,迈克成了我的第一个业务伙伴。我们花了整整一个上午去想挣钱的法子,其间常常不由自主地谈起那些“冷酷的家伙”正在基米家的海滨别墅里玩乐。这实在有些伤人,但却是好事,它刺激我们继续努力去想挣钱的法子。最后,到了下午,一个念头在我们的头脑中闪过,这是迈克从以前读过的一本科普书里得到的主意。 
  我们兴奋地握手,现在我们的合伙关系终于有了实质的业务内容。 
  在接下来的几星期里,迈克和我跑遍了邻近各家,敲开他们的门问他们是否愿意把用过的牙膏皮攒下来给我们。迷惑不解的大人们微笑着答应了,有的问我们要它做什么,对此我们回答道:“这是商业秘密”。 
  几星期过去了,我妈变得心烦起来,因为我们选了一个靠近她洗衣机的地方放置我们的原料。在一个曾用来盛番茄酱的大罐子里,积攒在那儿的用过的牙膏皮正在慢慢变多。 
  看到邻居们脏乱、卷曲的废牙膏皮都到了她这儿,妈妈最后采取了行动。“你们两个到底想要干什么?”她问,“我不想再听到‘商业秘密’之类的话,赶快处理掉这些股东西,否则我就会把它们全扔出去!” 
  迈克和我苦苦哀求,说我们已经快攒够了,只等一对邻居夫妇用完他们的牙膏后,我们就可以马上开始生产了。经过一番口舌,最后妈妈给了我们一周的延期。 
  来自妈妈的压力使我们的生产日期提前了。我的第一桩生意,由于货仓收到了妈妈的逐客令而出现危机,迈克的任务变成了告诉邻居们快些用完他们的牙膏,告诉他们牙医希望他们比平常更多地刷牙,我则开始组装生产线。按照时间表,生产将于一星期后正式开始。开始生产的日子终于到了。爸爸带着一个朋友驱车而至,来看两个9岁男孩在公路边合力操弄一条生产线。空气中飞扬着的是细细的白色粉末,在一个长桌上是一些从学校拿来的废牛奶纸盒以及家里的烧烤架,烧烤架已经被发红的炭烤到了极热,发着白光。 
  爸爸小心地走过来,由于生产线挡住了车位他不得不把车停在路边。当他和他朋友走近时,他们看见一个钢壶架在炭上,里面的废牙膏皮正在熔化。在那个时候,牙膏皮还不是塑料做的,而是铅制的。所以一旦牙膏皮上的涂料被烧掉后,被放在钢壶中的铅皮就会烧熔,直到变成液体。当铅皮到达熔点时,我们就用妈妈的抓锅布垫着,将溶液从牛奶盒顶的小孔中小心地注入到牛奶盒中。 
  牛奶盒里装满了熟石膏,满地的白色粉末是我们将灰和水混和时弄的,由于我一时匆忙,打翻了小包,所以弄得到处是白灰,好似下了场雪。牛奶盒就是石灰模的外部容器。 
  爸爸和他的朋友注视着我们小心翼翼地把熔铅注入到灰管顶部的小孔中。 
  “小心!”老爸说。 
  我也顾不上抬头了,只是点点头。 
  最后,当溶液全部倒入石灰模后,我放下钢壶;向老爸绽开了笑脸。 
  “你们在干什么?”他带着谨慎的微笑问道。 
  “我们正在按你告诉我的话做,我们就要变成富人了!”我说。 
  “是的,”迈克咧嘴笑着点头说道:“我们是合伙人。” 
  “这些灰模子里面是什么东西?”老爸有些好奇地问。 
  “看,”我说,“这是已经铸好的一炉”。我用一个小锤子敲开了密封物并把管子分成两半,我小心地抽掉灰模的上半部,一个铅制的五分硬币便掉了下来。 
  “噢,天啊,”老爸叫了起来,用手摸着额头:“你们在用铅造硬币!” 
  “对啊,”迈克说,“我们按你说的,在自己挣钱呐。” 
  爸爸的朋友转过身去爆发出一阵大笑,爸爸则微笑着摇着头。在一堆火和一堆废牙膏皮旁,他面前的两个白灰满面的小男孩正在开心地笑着。 
  爸爸要我们放下手里的东西和他坐到屋外的台阶上,然后他微笑着和蔼地向我们解释了“伪造”一词的含义。 
  我们的梦想破灭了!“你的意思是说这么做是违法的?”迈克用颤抖的声音问。 
  “别怪他们,”我爸爸的朋友说,“他们也许会成为天才呢。” 
  我爸爸瞪了他一眼。 
  “对,这是违法的。”爸爸温和地说,“但是,孩子们,别灰心,我为你们刚才表现出来的巨大的创造性和独立思考精神而感到骄傲。” 
  失望之中,迈克和我在沉默中坐了20分钟才开始收拾残局。 
  我们的生意在刚开始的第一天就结束了。把粉扫拢时,我望着迈克沮丧地说:“我想基米和他的朋友们是对的,我们只能当穷人了。” 
  爸爸正要离开时听到了这话,“孩子,”他转过身来说,“如果你们放弃了你们才真的只能当穷人了。一件事情的成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曾经尝试过。要知道大多数人只是谈论和梦想发财,而你们已经付出了行动。我再说一遍,我为你们骄傲,孩子们,别灰心,别放弃。” 
  迈克和我沉默地站在那儿,话挺对,但我们仍不知应该干些什么。 
  “那你为什么不富有呢,爸爸?”我问。 
  “因为我选择了当中学老师。中学老师要专心教书,不该去想怎么发财。我希望我能帮你们,但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才能赚大钱。” 
  迈克和我又回去继续清理现场。 
  爸接着说:“如果你们希望了解如何致富,不要问我,去和你爸谈谈,迈克。” 
  “我爸?”迈克皱着眉头。 
  “对,你爸爸。”爸爸微笑着说,“你爸爸和我都认识的一个银行经理,他对你爸爸非常崇拜。他有好几次对我提过说你爸爸在赚钱方面是个天才。” 
  “我爸?”迈克难以置信地问,“那我家为什么没有好车和好房子,就像学校里的那些有钱的孩子一样呢?” 
  “高级车和高档房子并不必然意味着你很富有或你懂得如何赚钱,”爸爸答道,“基米的爸爸为糖料种植园工作,他和我并没有多大差别,他为公司工作而我为政府工作,是公司为他买了那辆车。但据说种植园正处于财务困境之中,基米的爸爸可能过不了多久就什么都没有了。而你爸爸则不同,迈克,他似乎正在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帝国。我相信几年之内他就会成为一个非常富有的人。” 
  听到这番话,我和迈克又兴奋起来了。带着新的希望,我们迅速清理了首次失败的生意所造成的混乱。我们还一边清理一边制定了一个与迈克爸爸谈话的计划,例如该怎样谈,何时谈。问题在于迈克的爸爸工作时间很长,并且经常很晚才回家。他爸爸有一个货仓,一个建筑公司,一些店铺和三个餐馆。正是这些餐馆使他在外面要果到很晚。 
  清理完毕后迈克塔上了回家的公共汽车,他会在他爸爸晚上回家后和他谈谈,并问他是否愿意教我们如何赚钱。迈克答应和他爸爸谈完后无论多晚都给我回电话。 
  晚上8:30电话响了。 
  “下周六,太好了!”迈克的爸爸同意与我们会面。 

  课程开始了 

  “我每小时付给你10美分”。 
  即使以1956年的报酬标准看,10美分一小时也是极低的。 

  迈克和我在那天上午8点和他爸爸会面了。他仍然很忙而且会面前已经工作了1个多小时了。他的建筑监理人刚坐着他的卡车离开,我就进了他那窄小而简朴整洁的家,迈克站在门口迎接我。 
  “我爸正在打电话,他让我们在走廊后面等着。”迈克边说边开门。 
  当我举步跨过这座老房子的门槛时,旧木地板发出“嘎嘎”的响声。门内地板上有个廉价的垫子,这个垫子的磨损程度记录了经年累月无数次踏上这个地板的脚步,虽然很干净,但还是该换了。 
  当我进入到狭小的卧室时感到有些害怕,这间卧室里塞满了陈旧发霉而厚重的家具,它们早该成为收藏者的藏品了。在沙发上坐着两个女人,她们的岁数比我妈大一些,她们的后面还坐着一个穿工作服的男人。他穿着卡其布的衬衫和外套,衣服烫得很平整,但没有浆过,他手上拿着磨得发光的工作簿。他大概比我爸爸大10岁的样子,我想大概45岁吧。 
  当我和迈克走过他们身边时他们冲我们微笑着,我们朝厨房走去,穿过橱房可以到后院。 
  我也有点腼腆地冲他们笑笑。 
  “他们是什么人?”我问迈克。 
  “噢,他们是给我爸干活的。那个老点的男人负责管理货仓,那两个女人是餐馆经理。刚才在门口你也看到建筑监理人了;他在离这儿50英里远的一个公路项目中工作。还有一些监理正在负责房屋建设的项目,不过他们在你到这里之前就已经走了。” 
  “每天都是这样的吗?”我问。 
  “并不总是,但经常是这样的。”迈克说着拉了一张椅子坐在我身边。 
  “我问过他愿不愿意教我们挣钱。”迈克说。 
  “哦,那他怎么说?”我急切地问。 
  “嗯,开始时他脸上有一种取笑的表情,然后他说会给我们一个建议。” 
  “噢!”我说着,用两个椅子后腿撑着,把椅子靠着墙翘起来。 
  迈克也学着我这么做。 
  “会是什么建议呢?”我又问。 
  “不知道,但很快就会清楚了。”迈克说。 
  突然,迈克的爸爸推开那扇摇摇晃晃的门走进了门廊,迈克和我跳了起来,不是出于尊敬而是因为吓了一跳。 
  “准备好了吗,孩子们?”迈克的爸爸问道,随手拖了把椅子坐到我们旁边。 
  我们点着头,把椅子移到他面前坐下。 
  他也是个大块头的男人,大约有6英尺高,200磅重。我爸的个子要更高些,但和他差不多重。我爸比迈克的爸爸大5岁,他们看上去很像同一类人,但气质有些不同,也许他们的力气都那么大,我在想。 
  “迈克说你们想学赚钱,对吗,罗伯特?” 
  我快速地点点头,心里有点儿忐忑,在他的微笑和话语后面似乎隐藏着一股很强的力量。 
  “好,这就是我的建议:由我来教你们赚钱,但我不会像在教室里教学生那样教你们,你们得为我工作,否则我就不教。因为通过工作我可以更快地教会你们,如果你们只想坐着听讲,就像在学校里那样的话,那我就是在浪费时间了。怎么样?小伙子们,这就是我的建议,你们可以接受也可以拒绝”。 
  “嗯……我可以先问个问题吗?”我问。 
  “不能,你只能告诉我是接受还是拒绝。因为我有太多的事要做,不能浪费时间。如果你不能下定决心,就永远也学不会如何赚钱。要知道,机会总是转瞬即逝,要想成功必须迅速作出决定。你看,现在你有一个你想要的机会,但这个赚钱学校可以在10秒钟内开学或者关门,那么你……。”迈克的爸爸微笑着看着我们,却并没有说下去。 
  “接受。”我说。 
  “接受。”迈克也说。 
  “好!”迈克的爸爸说道,“马丁夫人会在几分钟内到达。等我和她办完事后,你们跟她去我的杂货店,你们可以在那儿开始工作了。我每小时付给你们10美分,你们每周六来工作3个小时。” 
  “但我今天有一场棒球比赛!”我说。 
  迈克的爸爸降低声调严厉地说:“接受或者拒绝。” 
  “我接受。”我赶忙回答,我决定去工作和学习而不去打棒球了。 

  30美分

  以后从一个美好的星期六早上9点起,迈克和我正式开始给马丁夫人干活了。马丁夫人是一个慈祥而有耐心的女人,她总是说迈克和我使她想起她的两个儿子,她的两个儿子长大后就离开了她。马丁夫人虽然很慈祥,却强调应该努力工作,她让我们不停地干活。她是一个很好的监工,3个小时里,我们不停地把罐装食品从架子上拿下来,用羽毛掸弹去每个罐头上的灰尘,然后重新把它们码放好。这工作真的很乏味。 
  迈克的爸爸,就是我称为“富爸爸”的那一位,拥有9个这样的小型超市,它们是“7~11”便利店的早期版本,当时除了这些小型超市以外附近几乎没有可以买到牛奶、面包、黄油和香烟的杂货店,所以生意还不错。问题是,这是在空调出现之前的夏威夷,由于炎热,商店不可能关上门。而店的两边有许多停车位,每当一辆车开过或驶进车位,灰尘就漫天扬起飘人店内。 
  于是,在还没有空调的时代,我们就有事可干了。 
  此后的三个星期中,每周六迈克和我向马丁夫人报到并在她那儿工作3个小时。中午以前,我们的工作就结束了,她就在我们每人的手中放下三个小钢蹦儿。即使是在50年代中期,对于9岁的男孩来说,30美分也并不十分令人激动,因为就算买一本小人书也得花上10美分呢。 
  第四个星期的星期三,我准备退出了。我答应工作是因为我想从迈克爸爸那里学会赚钱,而现在我却成了每小时10美分的奴隶。更糟糕的是,自从第一个星期六后我就一直没见到过我们的赚钱老师——迈克的爸爸。 
  “我要退出。”吃午饭的时候我对迈克说。学校的午饭糟透了,上课也没劲,而且我现在几乎一点也不盼着过星期六了。因为对我而言,现在的星期六换来的仅仅是每周的30美分。 
  迈克得意地笑了。 
  “你笑什么?”我沮丧而气恼地问。 
  “我爸说早料到了,他说如果你不想干了就让我带你去见他。” 
  “什么?”我感到受了愚弄,气愤地问,“他早就在等我去找他?” 
  “是的,我爸是个不一般的人,他跟你爸的教育方法不一样。 
  你爸你妈说得多,我爸说得少,不过他早就猜到了你会这么说的。你要等到这个周六,我会告诉他你已经准备好了。“”你是说我被设计了?”
  “还不肯定,但有可能。我爸会在周六说明的。” 

  星期六的排队等候 

  我已经准备好要面对迈克的爸爸说个明白,连我的亲爸爸也生气了。我的亲爸爸,就是我前面说的较穷的那个,认为我的富爸爸违反了童工法应该受到调查。 
  我那受过高等教育的爸爸要我去争取应有的待遇,每小时至少25美分。爸爸说如果我得不到加薪,就应该立即退出。 
  爸爸气愤地说:“你根本不需要那份该死的工作。” 
  星期六早上8点,我又穿过了迈克家那扇摇晃着的大门。 
  “坐下等着。”迈克的爸爸在我进门时对我说,说完便转身消失在他那卧室边的小办公室里。 
  我四下看看,没发现迈克,我感到有些局促,小心地坐到了沙发上,四个星期前见过的那两个女人笑着给我挪出了点地方。 
  45分钟过去了,我开始冒火,那两个女人已经在30分钟前会见完毕离开了。那个老绅士在呆了20分钟后,也办完事走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那天夏威夷阳光灿烂,外边时不时地传来大人、孩子嬉戏的笑声,而我却仍在那幢陈旧黑暗的屋子里坐着,等候一个剥削童工的小商人的召见。我能听见他在办公室里沙沙地走动、打电话,但就是不理我。我真的想出去了,但不知为什么我没有走。 
  又过了15分钟,正好9点,富爸爸终于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他什么也没说,用手示意要我跟着他去那间小办公室。 
  “你要求加薪,否则你就不干了,是吗?”他边说边在椅子里摇来摇去。 
  “你不讲信用!”我脱口而出,眼泪差点掉下来。这样的事对一个9岁的小男孩来说是觉得挺委屈的。 
  “你说过如果我为你工作,你就会教我。好,我给你干活,我工作努力,我甚至放弃了棒球比赛来为你工作,而你却说话不算数,你什么也没教我!就像镇上每个人说的那样,你言而无信,还贪心。你想要所有的钱而毫不关心你的雇员。此外,你一点儿也不尊重我,让我等了这么久。我只是个小孩,我应该得到优待!”
  富爸爸在摇椅里向后一靠,手摸着下巴盯着我,好像在研究我。 
  “不错,”他说,“还不到1个月,你已经有点像我的其他雇员了。” 
  “什么?”我问。我并未听明白他的话,心里更加气愤不已。 
  “我想你会如约教我,然而你却想折磨我?这太残忍了,真的太残忍了!” 
  “我正在教你。”富爸爸平静地说。 
  “你教我什么了?什么也没有!”我生气极了,“自从我为那几个小钱干活以来,你甚至没和我说过话!10美分1小时!哈,我应该到政府那儿告你!你知道,我们有《童工法》,我爸可是为政府工作的。” 
  “哇!”富爸爸叫道:“现在你看上去就像大多数给我干过活的人了,他们要么被解雇要么辞职不干了。” 
  “这正是我想要做的!”我说道。作为一个小孩,我觉得自己很有勇气。“你骗了我,我为你工作,而你却不守信用,你什么也没教我”。 
  “你怎么知道我什么都没教你?”富爸爸仍然平静地问我。 
  “你从不和我说话,我给你干了三个星期,而你什么也没教给我。”我撅着嘴说。 
  “教东西一定要说或讲吗?”富爸爸问。 
  “是呀。”我回答道。 
  “那是学校教你们的法子,”他笑着说,“但生活可不是这样的教法。你知道吗,生活才是最好的老师,大多数时候,生活并不对你说些什么,它只是推着你转,每一次推,它都像是在说‘喂,醒一醒,有些东西我想让你学学”
  “这家伙在说些什么?”我暗自问自己。“生活推着我转就是生活在对我说话?”现在我知道我必须辞职了,我正在和一个应该被关进精神病院的家伙说话。 
  但富爸爸仍在说:“假如你弄懂了生活这门大课,做任何事情你都会游刃有余。但就算你学不会,生活照样会推着你转。所以生活中,人们通常会做两件事。一些人在生活推着他转的同时,抓住生活赐予的每个机会;而另一些人则听任生活的摆布,不去与生活抗争。他们埋怨生活的不公平,因此就去讨厌老板,讨厌工作,讨厌家人,他们不知道生活也赐予了他们机会。” 
  当时我还是不太明白富爸爸的话。 
  “生活推着我们所有的人,有些人放弃了,有些人在抗争。学会了这一课的少数人会进步,他们欢迎生活来积极地推动他们,对他们来说,这种推动意味着他们又可以去学习一些新的东西,然后再进步。当然,大多数人还是放弃了,一部分人像你一样还在抗争。“富爸爸站起来,推开那扇破旧失修的窗子,”如果你学会了这一课,你就会成为一个智慧、快乐而富有的人。如果你没有学会,你就只会终生抱怨工作、报怨低报酬和难以相处的老板,你会生活在一劳永逸地把你所有的钱的问题都解决的幻想中。“ 
  富爸爸抬眼看我是否在听。他的眼光与我相遇,我们互相对视着,通过眼睛互相交流着,最后,当我接收了他全部的信息后,我将眼睛转开了。我知道他是对的,我需要向他学习。 
  富爸爸继续说:“如果你是那种没有毅力的人,你将放弃生活对你的每一次推动。这样的话,你的一生会过得稳稳当当,不做错事、随时准备着当永远不会发生的事情发生时解救自己,然后,在无聊中老死。你会有许多像你一样的朋友,希望生活稳定、处世无误。但事实是,你对生活屈服了,不敢承担风险。你的确想赢,但失去的恐惧超过了成功的兴奋,事实是从内心深处,你就始终认为你不可能,所以你选择了稳定。“ 
  我们的眼光又相遇了。十秒钟之久,我们互相注视着,直到相互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你一直想推动我吗?”我问。 
  “可以这样说,但我宁愿说我是在让你品尝生活的滋味。”富爸爸笑道。 
  “什么是生活的滋味?”我问,怒气未消,但充满好奇,甚至准备聆听教诲了。 
  “你们俩是第一个请求我教授如何赚钱的人,我有15O 多个雇员,但没有一个人请教过我这个问题。他们只是要求工作,并获得报酬。他们把一生中最好的年华用来为钱而工作,却不愿去弄明白工作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坐在那儿专心地听着。 
  “所以当迈克告诉我你们想赚钱时,我决定设计一个和真实生活相近的课程。虽然我也可以说得精疲力尽,但你们会左耳进,右耳出,所以我决定让生活给你们演示一下,这样你们就会听懂我想说的话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每小时只给你们10美分的用意。” 
  “那么10美分一小时的工作又有什么教益呢?”我问,“是说工人很便宜,可以去剥削他们吗?” 
  富爸爸向后靠去并开心地笑了起来,随后说:“你最好改变一下观点,停止责备我,你是不是以为我有毛病。如果你认为我有病,你得想法儿改变我;如果你认为问题在你那儿,你就得去学习,然后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得更聪明。大多数人认为世界上除了自己外,其他人都应该改变。让我告诉你吧,改变自己比改变他人更容易。” 
  “我不明白。”我说。 
  “别拿你的毛病来责备我。”富爸爸说,他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可你每小时只给我10美分哪!” 
  “那么你学到了什么?”他笑着问。 
  “我很便宜。”我不好意思地笑着说。 
  “瞧,你还是觉得问题在我这儿呢。”富爸爸说。 
  “可的确是这样呀。” 
  “好吧,如果你继续保持这种态度,你就什么也学不到。反过来,如果问题的确在我,你该怎么办?” 
  “嗯,请你提高我的工资,对我更尊重些并教我如何赚钱。” 
  “噢,是吗?”富爸爸说,“大部分人会这么干,他们辞职,然后去找另一份工作,期望能得到更好的机会、更高的报酬,认为一份新的工作或更高的报酬会解决所有问题。而在大多数情况下,这是不可能的。” 
  “那我该怎么办呢?”我问,“接受这可怜兮兮的每小时10美分然后还要微笑吗?” 
  富爸爸笑了。“有些人会这么做的,仅仅因为他们和他们的家庭需要钱而接受这份工资,但他们所做的只是等待,等待着能有机会让他们挣到更多的钱使问题解决。于是大部分人接受了,有些人做两份工并且非常努力地工作,但仍只能得到很少的报酬。” 
  我坐在那里,眼睛盯着地板,开始听懂富爸爸的这一课。我感到这的确是生活的原味。 
  最后,我抬起头,又重复了前面的问题:“那么怎样才能解决问题呢?” 
  “用这个,”他说着轻轻地拍着我的脑袋,“你两个耳朵之间的这个家伙。” 
  直到那一刻富爸爸才显示了他区别于他的职员和我穷爸爸的关键的东西——这一点让他最终成为了夏威夷最富的人之一。而我受过良好教育的爸爸则一生都在与财务问题抗争。 
  富爸爸独特的观念使他的一生都与众不同。 
  富爸爸后来又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讲到这个观点,这就是我称之为“第一课”的内容。 

  穷人和中产阶级为钱而工作

  在那个明媚的星期六上午,我接受了一种与穷爸爸教我的方式完全不同的学习方式。就在那一刻,我意识到两位爸爸都希望我去学习,鼓励我去研究,但研究的内容不同。 
  我那受过高等教育的爸爸建议我按他的模式去做。“儿子,我希望你努力学习,得到好成绩,这样你就能在大公司里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而且会收入不菲。”富爸爸却希望我去研究钱的运动规律,好让钱为我所用。在他的指导下我会在生活中而不是在教室里学习这些课程。 
  富爸爸继续着我的第一课:“我很高兴你为每小时10美分而生气,如果你不生气而是高兴地接受了它,那我只能告诉你我没法教你。真正的学习需要精力、激情和热切的愿望。愤怒是其中一个重要的成分,因为激情正是愤怒和热爱的结合物。说到钱,大多数人希望稳稳妥妥地挣到,他们很少有挣钱的激情,于是,只好有没钱的恐惧。“ 
  “这就是他们接受低工资工作的原因喽?”我问。 
  “是呀,”富爸爸说,“因为我比种植园和政府付给员工的少,有人说我剥削人,我说是他们自己剥削自己,而不是我。” 
  “但你没觉得你该多给点儿吗?”我问。 
  “没这必要。而且,再多一点的钱也不会解决问题。比如你父亲,挣钱也不少,但仍会欠账。对大多数人而言,给的钱越多,他欠的债也就越多。” 
  “这就是1小时10美分的原因?”我笑了,“课程的第一部分。” 
  “没错。”富爸爸也笑了,“你瞧,你爸进了大学而且受到很好的教育,所以他能得到一份高薪的工作。他的确也得到了,但他还是为钱所困,原因就是他在学校里从来没学过关于钱的知识。而且最大的问题是,他相信工作就是为了钱。” 
  “你不这么认为吗?”我问。 
  “当然不是,”他说,“如果你想为钱而工作,那就呆在学校里学吧,那可是一个学习这种事的好地方。但是如果你想学习怎样使钱为你所用,那就让我来教你。不过首先你得想学。” 
  “难道不是每个人都想学吗?”我问。 
  “不是,”他说,“因为学习为钱工作很容易,特别是当你谈到钱时的第一感觉是恐惧时,学习为钱工作就更容易了。可学习怎样使钱为你工作却要难得多。” 
  “我不明白。”我皱着眉头。 
  “别担心,你只须知道,正是出于恐惧心,人们大多害怕失去工作,害怕付不起账单,害怕遭到火灾,害怕没有足够的钱,害怕挨饿,大多数人期望得到一份稳定的工作。为了寻求稳定,他们会去学习某种专业,或做生意,拼命为钱而工作,大多数人成了钱的奴隶,然后把怒气对准他们的老板。” 
  “学习让钱为我所用是一种完全不同的课程吗?”我问。 
  “是的,”他重复道,“绝对不同。” 
  在这个美丽的夏威夷的早晨,我们葡静地坐着。我的朋友们应该已经开始他们新一季的棒球联赛了,但不知为什么,我现在开始庆幸决定干这1小时10美分的工作了,我感到我学到了我的朋友们在学校里所学不到的一些东西。 
  “准备好了吗?”富爸爸问。 
  “是的。”我咧嘴笑了。 
  “我可是遵守了诺言的,我已经带你去看到了你的未来。”富爸爸说。“9岁时,你已经有了为钱而工作的体验。只须把上个月重复50年,你就知道大多数人是如何度过一生的了。” 
  “我不明白。”我说。 
  “你两次等着见我时有何感觉?一次是被雇用,一次是要求加薪。” 
  “真可怕。”我说。 
  “如果选择为钱而工作,这就是许多人所过的生活。” 
  “那么每次三小时工作结束,马丁太太给你三个硬币时,你又有什么感觉?” 
  “我觉得不够。看上去就像什么也没给似的,真让人失望。” 
  “这也正是大多数雇员拿到他们工资单时的感觉,此外还要扣除税和其他一些项目。至少,你拿到的还是100%的工资。”
  “你是说工人们拿到的不是全部工资?”我吃惊地问。 
  “当然不是,政府要先拿走一份,这就是税。”富爸爸说,“你有收入时得交税,当你消费时也得交税。你存钱时得交税,你死时还得交税。” 
  “政府怎么能这样?” 
  富爸爸坐在那儿沉默不语,我猜想他希望我认真地听而不是插嘴胡说。 
  于是我安静了下来。说真的,我不喜欢听到关于税的事。我知道爸爸总是抱怨税收太高了,但也没办法。生活是否也推过他? 
  富爸爸在椅子里缓缓摇着,眼睛看着我。 
  “真的准备好跟我学习了吗?”他问。 
  我慢慢点点头。 
  “我得说,这里头有不少东西要学。学习怎样让钱为你所用将是一个漫长的、不断学习的过程,或许会持续一生。大多数人上了四年大学后,教育也就到头了,可我知道我会一辈子去研究钱这东西,因为我研究得越深,知道的东西也就越多。大多数人从不研究这个题目,他们去上班,挣工资,然后去开销,总也不明白为何老被钱所困扰,于是以为多点钱就能解决问题,却几乎没有人意识到缺乏财务知识才是他们真正的问题所在。” 
  “那我爸总头疼税的问题也是因为他没有财务方面的知识吗?”我疑惑地问。 
  “税只是如何让钱为你所用的一个极小的部分。今天,我只是想弄清你是否有热情去了解钱这东西。大多数人都没有这样的愿望,他们只想进学校,学点专业技能,轻松工作并且挣大钱。当他们某一天醒来面临严重的财务问题时,他们已不能停止工作。这就是只知道为钱工作而不知如何让钱为你工作的代价。你有热情学习吗?“ 
  我点了点头。 
  “好,”他说,“现在回去干活,这次我什么报酬也不给。” 
  “什么?”我大吃一惊。 
  “听着。什么也不给。你每周六同样干三个小时,但这次不会再有每小时的10美分了。你不是说你想学不为钱而工作吗?所以我什么也不给你。” 
  我几乎不相信我的耳朵。 
  “我已经和迈克谈过了,他已经开始免费干活了,掸干净罐头上的尘土再把它们重新码好。你最好快点回去和他一块儿干。” 
  “这不公平,”我说,“你总得给点什么呀。” 
  “你说过你想学习。如果你现在不学,将来长大了就会像坐在会客室里的那两个女人和老头一样,为钱而工作并且希望我别解雇他们。或是像你爸那样,挣很多钱却眼看着债台高筑,希望靠更多的钱来解决问题。如果你想这样,我可以每小时付你10美分,你可以像其他大人那样,抱怨这里工资太低,辞职另找工作。” 
  “我还是不明白?”我问。 
  富爸爸又拍了拍我的头,“动动脑子,”他说,“如果你好好想一想,你会感谢我给了你一个机会,让你成为有钱人。” 
  我站在那儿,依旧不相信我达成的新协议。我是来要求增加工资的,而现在却被告知以后得白干。 
  富爸爸又一次拍着我的头说:“慢慢想去吧,现在出去开始工作。” 



相关评论

拆分网拆分玩家们的学习乐园,你身边的互联网金融理财专家—本站网址:www.chaifenwang.com    网站版权:智强教练

Copyright © 2018-2020 (拆分网) 版权归属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